商陆

国家不幸诗家幸,赋到沧桑句便工。處事以喜。莫问前程。

不料此世还能遇见这样的人,活生生解释了什么样子才能被叫做朗目疏眉,举手投足皆是诗。

并不是繁忙世间恶待了你我,而是不肯认真修葺心中楼台罢了。

中庭地白树栖鸦,冷露无声湿桂花。
今夜月明人尽望,不知秋思落谁家?

爱是克制。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。
不论他是多么温文又宽和的君子,放肆己心而凌于他人,都是伤害。
而绝非爱情。

诸君共勉。

万物皆有裂痕,
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。

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平凡的小人物。
很有趣。

如何袒露真实的和虚假的。
什么才是内心的真实。

嬉笑也好庸俗也好,每个人都有一个深刻的自己。

如果能做一个,探触灵魂考究真实的人,将是多么美好和真实。

借酒撒疯。永远都是借口。
都是掩埋。

苦。而无泪。

辛。而无关。

生死一寸。如何能过?

我心如风,难舍缠丝。

何辜何故。

生死究竟是什么呢?
当我们纠纠缠缠活在这世上,怎么知道明天死神不会找上自己呢?

生命如此坚韧又如此脆弱。难道医者真的形如虚设,死神永远比人类的科学提前一步到达吗。

到底坚持有何用。
终归不过一胚黄土。

特别反感别人装熟或者故作神秘的靠近以及拍打。
被入侵私人领域,让我有种反射一样的恶感。简直就是下流。
尊重别人的安全距离。滚的远点。

感觉自己需要一个缺口。
可是凿穿一堵墙并不容易。尤其是当所有的生活都告诉你不可以任性的时候。

全世界都离我远点。拜托。滚开。

远方的梦总有很多。
实现起来总是很难。

我喜欢战斗。
向往贫瘠荒凉而无休止的抗争。

心在天山。
天山。

© 商陆 | Powered by LOFTER